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毛澤東的親民風采——記毛澤東在河北成安考察
作者: 常運鋒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6-9-8 10:04:39
       1959年9月24日,這是一個讓河北成安縣人民永世難忘的日子。這一天,開國領袖毛澤東來到素有“棉鄉”之稱的成安調研棉花生產,他親切地和群眾握手、交談、詢問各種事情,和藹、幽默、風趣,沒有一點兒架子,就如一個普通人走親訪友一般。

毛澤東讓停車

         那一天,晴空萬里,秋風送爽。9時半,毛澤東在省、地負責人的陪同下,乘車從邯鄲出發,10時許來到成安城北、曲村以南的公路上,準備從這里下公路,向北到位于道東堡的萬畝棉花豐產方考察。
        這是一條村間大路,路兩旁是城關管理區北街大隊的棉花田,其中路西南端有十多畝地為城關管理區的青年們所搞棉花豐產試驗田,一群棉花姑娘正在這里采摘新棉。她們剛剛獲悉,毛澤東主席要來成安視察。大家非常激動,都希望親眼看一看毛主席。不過,希望是希望,她們知道這里只是路過之地,毛主席是不會停留的。雖然如此,當看到公路上數輛小轎車自西向東駛來時,仍忍不住向路邊跑去。即使看不見毛主席,能迎送一下也是幸福啊。
       車隊駛下了公路,坐在車里的毛澤東看見路邊有群眾鼓掌歡迎,立即打開車窗伸出右手,親切地問人們招手致意。大家一看果真是日夜思念的毛主席,“呼啦”一下圍了過來。毛澤東忙叫司機停車。司機知道,這里并非目的地,他猶豫了一下,但主席執意要停,也只好把車停了下來。毛澤東隨即下了車,他身著一套灰色的中山裝,腳踏一雙棕褐色皮鞋,神采奕奕,健步走到群眾面前,親切地和大家一一握手,人們幸福地圍在領袖的身邊。
       陪同考察的地委書記龐均看見,不僅在這里干活的社員跑了過來,一些過路人也圍了過來,他很擔心主席的安全,就說:“主席,棉花豐產方還在前邊,走吧!”毛澤東對人民最親,他看了看周圍的群眾,說:“看看吧!”隨順著大路興致勃勃地觀看兩旁的棉花。龐均無奈,只好隨同觀看。
        棉田地頭豎有很多牌子,標有棉花品種、管理單位、負責人及一些口號、詩歌。毛澤東不時停下來讀一讀。這時天氣已經熱了起來,毛澤東便解開衣扣脫下中山裝上衣,只穿一件白襯衫。在一塊大圓牌子上,寫著試驗田幾類棉花品種的對比情況,還有一首小詩:“大桃棉,不簡單,桃子大得象鵝蛋。全國產量要立擂,爭取主席來看看。”毛澤東饒有興致地看完,笑著說:“這都是詩喲!爭取我來,我來了嘛。”大家都舒心地笑了。
        多年來成安人民艱苦奮斗發展棉花生產,遼闊的棉花豐產田一望無際,棉棵茁壯,棉桃累累,十分喜人,吸引了各級領導、兄弟地區甚至外國友人前來參觀。成安人民用優異的成績盼來了領袖的到來,怎能不發自內心的歡笑啊!
 
毛澤東說:“我不懂的!”

        毛澤東看著路旁棉花長勢茁壯,綠葉婆娑,紅、黃色花朵和雪白的棉絮競相開放,爭艷斗麗。這迷人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了他,他要深入到田間。從路上到試驗田,有一條1米寬、1米深的溝,年已66歲的毛澤東身體非常健康,抬腳就跨了過去。隨行人員和棉花姑娘趕緊上前去攙扶,毛澤東擺著手說:“不怕,不怕。”
        毛澤東見姑娘們腰間都系著棉花包,就問:“這是什么?”龐均說:“這就是采摘棉花的包。”毛澤東又問:“一天能摘多少斤?”農業技術員賈啟文回答:“100斤。”毛澤東夸獎說:“真不少,真不少!”
        龐均指著周圍的姑娘,介紹說:“這棉花就是她們這些棉花姑娘搞的。”毛澤東聽了,又一次和姑娘們一一握手,并親切地說:“棉花姑娘辛苦了!”姑娘們的心中充滿了幸福和感動,反而不知說什么好了。
        毛澤東問:“你們的負責人是誰?”公社宣傳委員陳國忠指著趙香榮說:“是她。”毛澤東隨問趙香榮叫什么名字?又問她今年多大了?趙香榮回答:“16歲。”
         “你這么小的年紀就搞豐產方嗎?會嗎?”毛澤東關切地問。龐均說:“有顧問。”趙香榮指著賈啟文告訴主席:“她是我的老師。”毛澤東聽了,又和賈啟文握手。
        毛澤東問:“你們會犁地嗎?”賈啟文說:“會,單鏵犁、雙鏵犁都會。”毛澤東從趙香榮的棉花包里抓了一把棉花,問:“這樣的棉花能賣啥價錢?”趙香榮說:“把僵瓣挑出來,好的能賣1-2級,不挑能賣3-4級。”毛澤東滿意地說:“挑了好!”
        走到地頭,賈啟文介紹說:“這4畝地5個品種,有大桃棉、短果枝、岱字棉……”毛澤東聽著這些新奇的名詞,他實事求是地說:“我不懂的!什么是岱字棉?”賈啟文這位最最基層的農業技術員,見我們黨和國家的領袖這樣謙虛,心中滿懷敬仰,忙解釋說:“這是從新疆引進的新品種。”龐均摘了一朵棉花給主席看:“岱字棉比別的棉花少一個籽。”主席問:“多一個好還是少一個好?”龐均回答說:“少一個好,少一個少出油,衣分高。”
        毛澤東又問:“數哪個品種桃子多?”賈啟文答:“大桃棉桃子多。”大桃棉是成安丁莊一位叫任長貴的農民培育的優良棉種。
        毛澤東問:“多少個桃?”并伸出兩個手指:“有20個嗎?”賈啟文說:“有,平均25個。”“有30個的嗎?”毛澤東進一步問。“有30個的,有40個的,還有100個的。”賈啟文回答。毛澤東質疑地問:“哪有那么多?有那么多嗎?”賈啟文說:“有,棉花王就有那么多。”遂領毛澤東來到她們培育的“棉花王”前。
只見這棵棉花王有一人多高,如鶴立雞群,高于其它棉花棵之上。主席驚奇地用手摸著說:“這不成棉花樹了嗎?”
        賈啟文說:“這是十姐妹搞的,一個人5棵棉花王。”毛澤東說:“啊,你們都搞棉花王啊!”大家都笑了,主席也笑了。
        毛澤東在這里待了已近1個小時,在隨同人員的催促下方走出試驗田,回到路上。在附近摘棉花的社員都聞訊來到路旁,鼓掌歡迎毛主席,毛澤東親切地向大家招手。他看到一位女社員歲數較大,又走到跟前關切地詢問了一番。他不坐車,一直步行到向東拐彎處,又回頭向群眾招手辭別后才上了車,向道東堡方向駛去。

毛澤東說:“這把交椅我不能坐!”

        道東堡村西有一塊全縣最大的的棉花豐產方,達10400畝。縣、公社的主要負責同志以及棉花姑娘代表都在這里等候領袖的到來。毛澤東走下轎車,頻頻向大家招手致意,連聲說:“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并和大家一一握手。
        地委書記龐均考慮到主席在城關棉田已考察了很長時間,就請主席休息一下。但毛澤東毫無倦容,說:“先看棉花。”
        附近有一眼機井,井臺上豎著一個1丈多高、下粗上細的鐵家伙,毛澤東繞著這個龐然大物轉了半圈,問:“這個叫什么?”公社書記郭云藻回答說:“鍋駝機,一天能澆20畝地。”毛澤東笑著說:“鍋駝機是這么大個東西?”又囑咐說:“可以大量發展。”“要多打井,用機器抽水,解放勞動力。”
        離開機井往東走。艷陽當空,秋風颯颯。毛澤東邊走邊看,并不斷詢問。來到棉花品種對比田,這里種植著金絲棉、大桃棉、短果枝、大白蛋、紅葉棉、綠棉、209、703、徐州猴爬桿等多個品種,可謂是各具特色,爭相弄姿。技術員林長運介紹了這些品種及其對比情況,毛澤東非常滿意,殷切地囑咐:“希望你們大搞科學試驗,種出更多的好棉花。”
        不知不覺又是1個多小時過去了,已是中午時分,人們再次請毛主席到辦公室休息一下。毛澤東沿著棉田小路向那兒走去,沿途又受到數百名摘棉群眾的熱烈歡迎,毛澤東含笑向大家一再招手致意。進了長方形小院,毛澤東擦了把臉,被請進東屋。只見屋內墻上掛著國務院及省、地、縣頒發的獎旗、獎狀,屋中央是用課桌臨時合并的一字形長案,正中位置專門為毛澤東準備了一把雕花紅木靠椅,并鋪了毯子。稍停四、五分鐘,4位棉花姑娘王素梅、李瑞芳、高瑞芹、王秀梅被請進來舉行座談。王素梅見主席坐在一把普通的椅子上,便請毛澤東坐正中的紅木靠椅。
        毛澤東詼諧地說:“這把交椅我不能坐,應該讓你們這些植棉英雄坐。”毛澤東執意不坐紅木靠椅,它只好空在那里。王素梅她們依次坐在主席的右邊,省、地、縣和公社的負責同志分坐在周圍。

      毛澤東幽默化解“西瓜事件”

        棉花豐產方的同志們將剛煮熟的鮮紅薯、花生和新摘的蘋果等土特產品端上來,招待主席。棉花姑娘王素梅說:“請主席吃紅薯、花生。”毛澤東拿起桌上的紅薯,反客為主,遞給坐在身邊的王素梅、李瑞芳吃。姑娘們說:“我們經常吃,您老人家吃吧。”毛澤東說:“吃吧,一塊吃。”毛澤東又拿起紅薯分遞給王秀梅、高瑞芹,并招呼大家:“來,都吃紅薯。”
        毛澤東向周圍掃視了一下,看見北墻根板凳上坐著三個人,手中拿著本子在記著什么,就問:“那是誰?”聽介紹是記者和搞資料的,就招呼他們說:“你們三個是旁觀者,是寫文章的。”并指指桌子:“來,你們都參加,過集體生活,你們不吃點,寫不出文章。”毛澤東關心每一個人,又和藹、詼諧,使大家消釋了拘束感,屋內氣氛活潑、輕松。
        豐產方還為毛主席準備了西瓜,但切西瓜時發現沒有西瓜刀。一位年輕人以最快的速度飛跑著回村拿來了刀。但衛士長李銀橋并不知道這個情況,見有人持刀慌慌張張跑來,立即上前將刀奪下。于是發生爭執,經解釋才消除誤會。
        毛澤東聽見爭吵聲,問是怎么回事?得知事情的原委,他哈哈大笑說:“還得感謝這位同志,要不我們怎樣吃西瓜?”
        一句話,說得滿屋大笑,又把大家引回到輕松的氣氛中。

       毛澤東妙語連珠蕩棉鄉

        毛澤東吃著紅薯、西瓜,想到了生活問題。1958年全國農村都辦起了集體食堂,社員都在一起吃飯,但是效果并不理想。毛澤東便向王素梅了解:“你們那里食堂辦的怎么樣?”王素梅如實回答說:“今年春天我們食堂下放得只剩下3戶了。”毛澤東又了解了現在的情況,說:“這個辦法好,有參加的,有不參加的。”。
        毛澤東問桌對面的公社書記郭云藻叫什么?郭云藻回答后,毛澤東風趣地說:“云是天上的,藻是地下的,你是個天地占全的人物嘛。”聽了縣委書記馮迎祥的名字,說:“啊,馮,二馬先生;迎吉祥,名字很好哇!”聽介紹王素梅、王秀梅兩位棉花姑娘搞競賽,立即想起了一條邯鄲成語,說:“王素梅、王秀梅,你們兩個名字差不多。二度梅!”毛澤東妙語連珠,引起一陣陣歡快的笑聲。
        由二度梅,毛澤東又聯想起了河北的物產,他問:“河北產梅花嗎?”龐均說:“不產。”又問:“產竹子嗎?”龐均說:“種的很少,種點也是供觀賞的。”毛澤東說:“古代北方的氣候是很好的。要不,不能有這么多的煤炭。”
        毛澤東的思緒在一路澎拜下去,他話鋒一轉,問:“你們知道五大古都是哪幾個嗎?”他數說了五大古都的名字,然后說:“邯鄲是趙國的都城,五大古都之一。那時候有邯鄲、洛陽、淄博……那時候沒有上海、天津大城市。邯鄲是要復興的,因為它出鐵、煤、棉花、糧食。邯鄲有五萬萬噸鉄的蘊藏,很有希望搞個大鋼鐵城。”
       毛澤東以一個戰略家的眼光,指明了邯鄲的未來。“邯鄲是要復興的!”多少年來,這句話成為邯鄲建設、發展的動力,鼓舞著邯鄲人民不斷奮進。

       毛澤東高興地說:“我上了棉花山了!”

        結束了棉花豐產方的考察,毛澤東又來到豐產方以南的成安良棉廠。一進大門,就被迎面一座雪山似的棉花大垛和正在熱火朝天干活的工人吸引住了。毛澤東問:“這是干什么?”廠負責人袁澤民說:“這是棉花正在上垛。”毛澤東昂首望著那高大的棉花垛,贊嘆說:“這是棉花山啊!”
棉花垛壁斜靠著長長的、供人上下的木板,毛澤東踏上木板,要上棉花山!木板梯為30度斜坡,悠悠發顫。袁澤民急忙去扶主席,毛澤東連連說:“不用,不用。”
        毛澤東穩穩地走上垛頂,轉身向省委書記林鐵等人喊道:“上來呀,快上來呀。”毛澤東站在棉花垛上,整個良棉廠盡在眼底,他見附近有好多個用葦席蓋著的大垛,就問身旁的袁澤民:“這些是什么?”袁澤民說:“這都是棉花垛。”
        一座座高大的長方體棉花大垛,兆示著棉鄉的豐收。毛澤東高興地極目遠眺,遼闊的棉海綠白相間,綠樹掩映的村莊象大海里的座座小島,湛藍的天空飄浮著朵朵白云,好一派田園風光。毛澤東欣賞了一會兒棉鄉景色,收回視線,他見垛南邊也斜靠著木板,就問:“那邊能不能下?”袁澤民說:“能下。”毛澤東遂沿著南邊的木板,一步一顫地走了下來。見了大家,他高興得哈哈大笑,說:“我也上了棉花山了!你們都上了嗎?”女攝影記者侯波笑著說:“我陷到棉花里了,是他們把我拽出來的。”毛澤東聽了又是一陣開心大笑。
        接著,毛澤東又連續視察了清花、軋花、打包三個車間。在軋花車間,他走到女工張秀芹的軋花機旁,學著工人的樣子,從筐子里抓起籽棉,往機器里續。看著軋花機很快將棉籽除掉,吐出潔凈雪白的棉絮,毛澤東舒心地笑了。
       毛澤東結束了考察。臨離開前,他和工人、干部一一握手,連連道別,在一片歡呼聲中離開良棉廠,離開了成安。他那親民的風采、親切的話語令棉鄉兒女永遠難忘。
詳細常運鋒簡介

 【作家簡介】常運鋒,原任成安縣政府方志辦主任、主編,現為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理事、邯鄲市民俗文化研究中心顧問、成安縣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成安縣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陸續在《人民日報》等報刊發表小說、散文、故事、劇本、評論百多篇,地方人文文章數十篇,主編出版《成安縣志》、《中共成安縣歷史》、《紅軍軍長李青云》、《中國禪宗第一人慧可大師傳》、《成安五千年》、《偉人與成安》、《成安成語典故》等專著。作品多次獲獎,并先后獲省首屆修志先進單位、先進個人,省民俗文化協會優秀會員,成安縣首屆文學藝術突出貢獻獎等榮譽。撰寫的《成安道東堡9.24廟會》、《成安縣春節習俗》在省廟會調研征文和春節習俗征文中分別獲二等獎。

更多常運鋒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jingjinjichina@163.com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 金门县| 宜宾县| 图片| 蓝田县| 都昌县| 乌兰浩特市| 襄垣县| 彭山县| 鹤岗市| 淳安县| 抚顺市| 竹北市| 溧水县| 马龙县| 胶南市| 特克斯县| 监利县| 河北省| 杭锦旗| 克什克腾旗| 京山县| 丹棱县| 牟定县| 曲麻莱县| 丰城市| 淮阳县| 中卫市| 苏州市| 乐业县| 邵东县| 崇州市| 巴南区| 桦甸市| 漾濞| 昌吉市| 眉山市| 汉沽区| 阿克苏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