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雄安新區歷史文化探訪系列報道 ——重鎮雄關
作者: 孟德明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7-4-14 12:00:15

 

宋遼古戰道
戰道內景

 

從“三關”古鎮走進冀中平原,猶如邁進一道直抵歷史深處的大門,讓我們有著無限探究的欲望。此時,我站在冀中平原,燕趙大地繁花似錦,梨花綻白,桃花吐紅,在我的四面八方盡情綻放。以時間為坐標,我會想象千年前古鎮雄關的沉沉往事,自然也在憧憬今后雄安新區的無限輝煌。

959年春,后周皇帝柴榮施展他“十年開拓天下,十年養百姓,十年致太平”的抱負,由開封進發,親帶部隊北征遼國。打到冀中平原的白溝河,也即“三關”一線,他望著大平原的高遠天空,再看看淀洼里剛冒出的翠綠葦芽,便開始實施他的頂層設計——他在浩如煙海的漢字里翻檢,選取“雄霸”之意,為剛收復的“三關”命名:最西邊的瓦橋關改作雄州,居中的益津關改作霸州。

這是一個跨時代的命名,預示著這里邊塞的軍事防御功能畫上句號,而“養百姓致太平”的城鎮新格局由此拉開。

一千多年后,2017年4月1日,這片廣袤的土地又迎來一個令人振奮的發展契機,一項舉世矚目的重大舉措問世: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

翻開歷史圖冊,上溯千年,1017年是北宋真宗天禧元年。禧,吉祥也。在歷史長河中,千年是個整數,會讓人撥動算盤,做個歸納,也會在這回顧里生發感慨。

河北地區北望大草原,南接中原大地,具有踏板作用,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軍事防御顯得尤為重要。近年,在冀中的霸州、永清、雄縣等地,發現了千年前大規模用于軍事防御的古戰道。

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它總能牽動世人的目光,讓人浮想聯翩。

我出生在冀中這片土地上,從小就聽大人講楊六郎鎮守三關的評書段子,聽有關楊家將傳說的激昂悲壯的河北梆子,感知著那個遙遠邊關的無限神奇。稍大點,我去過已經變為廢墟的六郎城,一片很大的坑塘,每到秋天荒草依依。老人們會自豪地說,這里就是宋代的淤口關六郎城。那次,一個村民送我一塊他撿到的滾木礌石,色如青磚,形狀像個大螺母,我視作寶貝,放在辦公室窗臺上,經常借助它想象那些并不沉寂的往事。

至今,我經常穿行于冀中平原,想借助史書留下的點點滴滴的記載,來一次千年穿越。一路走來,最令我驚奇的,是這一馬平川上的防御體系。站在雄縣古地道遺址上,耳畔回蕩起一首經典老歌:

地道戰,嘿,地道戰,

埋伏下神兵千百萬,

嘿,埋伏下神兵千百萬。

千里大平原展開了游擊戰,

村與村,戶與戶,地道連成片。

這是老電影《地道戰》里的一首歌曲。電影講述的是抗日戰爭時期冀中平原的軍民為了擺脫被動挨打的局面,巧妙地挖掘地道,利用村莊的水井、樹洞、石槽等各種設施做掩護,隱藏自己,有效打擊敵人的故事。

不像丘陵山區有那么便利的地勢進行自然遮蔽,戰爭時期開闊的平原上很容易暴露自己。早期簡單的方法是,人們由菜窖等地下單體設施,隱藏自己不被發現。逐漸地,他們又把相近的地洞挖通,就可以巧妙地與敵人迂回。再后來,這些由防御體系延伸起來的地道,就具備了由防守轉為主動進攻的軍事功能。

河北地區北望大草原,南接中原大地,具有踏板作用,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軍事防御顯得尤為重要。近年,這一帶有個轟動性的重大發現,就是在冀中的霸州、永清、雄縣等地,發現了千年前大規模用于軍事防御的古戰道。

話得從北宋時期說起。當年,北宋朝野上下一直在想方設法收復被石敬瑭拱手相讓給遼國的燕云十六州。后來,宋朝經過浴血奮戰,與遼國簽訂澶淵盟約,雖然沒有完全收復十六州,卻也得到了關南十縣,這無疑是個不小的戰績,很值得慶賀。然而,這一平原上的邊關,對于抵御善于馬上奔襲的大遼,卻仍然是一道敞開的大門。

軍事防御中,最理想的天然屏障就是山巒。后人對于宋代這樣遙遠的邊關地帶,有著新奇而又豐富的想象,添加了許多傳說演義,這些傳說演義都無一例外地把這里想象成崇山峻嶺之地。在文學名著《水滸傳》里,作家施耐庵就寫到了霸州、文安、雄縣一帶的地勢。《水滸傳》第八十五回《宋公明夜度益津關,吳學究智取文安縣》中有這樣一段文字:“俺這里緊靠霸州,有兩個隘口:一個喚做益津關,兩邊都是險峻高山,中間只一條驛路;一個是文安縣,兩面都是惡山,過的關口,便是縣治。這兩座去處,是霸州兩扇大門。”

如今,人們站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讀著這樣的文字,顯得有些失落,認為這是小說家的虛構。對于這一帶山的有無,人們也多有研究和解讀。其實,據史載,這里以前確有幾座山,不過都是一些土山。可以想象,這些處于宋遼邊關地區的不大的山包,足以構成人們心目中對于這一帶復雜地勢的聯想與發揮。

這幾年,我走遍了冀中平原的古老地道,最壯觀的該數雄縣古戰道,結構復雜,功能齊全。在這里,牢固的防御工程一直都是令人期待的。

這幾年,我走遍了冀中平原的古老地道,出于安全考慮,霸州的已被掩埋起來;永清的很是狹窄,是用來作為前沿兵士探聽敵情之用;最壯觀的該數雄縣古戰道,結構復雜,功能齊全。在這里,歷來牢固的城防都是令人期待的。

宋遼初期,雙方對壘,這里成為拉鋸的戰場。除了堅甲利兵外,還需要一些對于自然條件的利用。在這一望無際的平原上,遼軍的騎兵占盡了優勢,有效阻止了宋朝志在必得的對于燕云十六州的收復計劃。后來還差點攻入了宋朝都城汴梁,到達河南的澶淵城下,讓宋朝朝野上下“驚出了一身冷汗”,立即打消了繼續收復的念頭,只得趕緊與遼國簽訂盟約,這就是有名的澶淵之盟。遼國保住了土地,還得到了宋朝的經濟補貼,成了大贏家。

當然,宋朝在這樣的自然條件下,并沒有消極的防御。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個鮮為人知的戰爭防御工事相繼被世人發現。一是水勢。此地處于“九河下梢”,西山傾下的水流在這里形成了許多河流湖泊,“因陂澤之地,潴水為塞”,壅塞九河中徐、鮑、沙、唐等河流,形成眾多水泊,河泊相連,赫然構成一條南北防線。大清河、子牙河、永定河等還保留著一個個干涸的河床,預備著萬一夏天西山上鬧洪水,好在這里泄洪,保護下游的城市和經過的鐵路。二是樹勢。這里長期地處邊塞,長年拉鋸戰使這里人煙稀少,雜草叢生,樹木繁多,高高低低,錯落斑駁,讓人來后如墜云里霧里。這樣的地帶自然是戰爭中的前沿防護。三是草勢。長年處于硝煙繚繞中,這里少有人煙,便滋養了繁盛的雜草,任意地蔓延著,幾度春秋里,草木枯又生;不識時事變遷,自隨日月輪回。陪伴的是穿行的野兔踢踏,云里的野鳥啁啾。

再有就是往南不遠處,方圓百里的湖泊。這里曾有片片浩瀚的淀洼,形成了很好的自然防御。以至于冀中水鄉在多年后還衍生著眾多戰爭的傳說和故事。戰爭期間來不及構筑的地面“水長城”和地道等防御設施,便在與遼國稍作緩和的時間,朝廷確定了防御戰略之后,開始規劃并大規模地破土動工。宋朝的政策,我們或許能在今天的考古發掘里推導出一些蛛絲馬跡。

北宋太宗端拱二年(989年)制定的防御戰略,要點主要有三:一是聚兵戍壘,三鎮分峙;二是來則備御,去則勿追;三是浚隍筑壘,廣創新寨。據此,宋朝廷在河北中部西起保州(今河北保定),東至泥姑海口(今天津塘沽附近)的東西450公里,南北三四十公里的地區,利用原有河水塘泊,加以疏通,筑堤蓄水,廣置稻田,把平原搞成水澤之地并連成一線,當時號稱“水長城”。同時設寨28個,立鋪125個,用以阻止遼軍鐵騎。不難看出,宋朝下定了在這一帶持久抗衡強遼的決心。

宋王朝憑借這片水域做天然屏障,來維持著北部邊境的安全,防止遼人的南侵,“緣邊諸水所聚,因以限遼”。這一帶地勢很低,海拔多則四五米,少的甚至低于海平面。由于雨季集中,每到夏季,西山諸流之水夾帶泥沙左沖右突,洶涌而至,聚集在這里。走在這里,處處是河汊、水洼,水域較大的是浩渺的東淀和文安洼。可以想見這一帶該是多么的遼闊。

近年,隨著史料的深入研究,人們發現宋朝還有一種具備陷馬坑功能的方田。宋太宗的詔書中曾表達類似的意思:兇狠的遼人,竟敢肆意欺凌踐踏,侵擾我國的城寨,我已經謀劃出必勝的策略,也是必須做的事宜。他們的騎兵利于平原作戰,“馳逐往來,難于羈制,固不可追奔也”。雄州、霸州一帶的邊境城鎮,一直受到他們的侵擾。懲治的方法就是要主動設險。如果大規模挖開河流設險,又顯得我方無能。所以,朝廷命令,邊境要設置方田,要有規格,根據地理條件設置營寨,這將會大大地限制騎兵入侵,即使他們兵多將廣也無法施展勇猛了。方田做好了,那么收復幽薊之地、消滅遼人就指日可待了。

接下來,大規模開挖工程開始。多是五尺寬、七尺深的水塘,一個個連接起來。可以想象這樣的戍邊工程多么浩大。不僅如此,還規定要與水渠溝堤或者稻田互相彌補,結合淀洼就形成了不留空白點的配套防御體系。這樣的舉措,即使在兩國結盟后,也在興建中,表面看似水田,實是積極的防御系統。

然而,這樣的戰爭輔助手段,還不能消除朝廷對于遼國的憂慮。宋真宗就曾經皺著眉頭對大臣說:“如果群寇犯邊,還必須有別的防御舉措,不能完全依靠方田、水塘這些簡易設施。”

許多的謎團縈繞于我的腦際,站在古戰道邊,驚奇之余,疑惑卻越來越多。

今年初春,我來到白洋淀,空氣里還透著寒意,船夫悠閑地跟我聊著天。他說,這淀是在凍冰融化變薄時,被那些閑不住的勞作者前幾天才用冰耠子在主航道上一點點破開的。他憨厚又略帶興奮地對我們說:“你們是我今年接待的第一批客人呢。”說這話時,他那被曬得黝黑的臉上掛著微笑,濃重的淀上方言顯露著幾分親切,而后,竟不由地哼唱起了這片土地上流行的一種小調。看著這位老漢的身影,我想,這些白洋淀上的漢子,若是在從前戰火紛飛的年代,一準是勇敢殺敵的無畏戰士。

眼前的平原是寧靜的,而透過這片平川,總給人以驚奇的發現。這,就是千年前的古戰道。于是,我就聽到了許許多多關于古戰道的故事。在清朝末年的一個春天,永清縣蔡家營村一個村民從田里回家時,一腳踩入村頭的一個很小的地孔中。他拔出腳要繼續走路時,突然產生了好奇心,于是轉回身來仔細環視草叢中的這個地孔,而后又俯下身去用手扒開。誰知這個地孔越扒越大,里面黑咕隆咚,原來是一條長長的地下通道。

1951年,雄縣有一家住戶室內突然塌陷,露出個洞口。聞訊趕來的公安人員下去察看,發現是一個地道。面積約150平方米,洞的四壁有十幾道小門,每個門連著一個地道,曲曲折折。洞內有小屋,屋里有炕,炕上有臺燈,還有未燃盡的蠟燭。

1992年冬天,人們在霸州城南發現一洞,有人下去看到,是青磚盤起的一米多高的拱形地洞,半天走不到盡頭。

隨著文物保護意識的增強,眾多的疑點聯系起來,就開始引起有關部門注意,他們在不斷地深入探究中逐漸感覺到,那些以前出現的雨水泄漏,地表塌陷可能隱藏著重大的秘密,甚至有人開始大膽預測,這可能屬于哪個年代的神秘“地下工事”。很快地,人們就想到了這里曾經是歷史上的邊關雄鎮,開始與一千年前的宋遼邊界產生關聯。后來根據大規模的挖掘判定,憑著平原上的土質條件,當地軍民極有可能秘密地采用地道戰法來抵御強大的遼軍。因此聚集到這里的文物專家、歷史學家們推斷,如今冀中的古戰道最有可能開挖的時間是在989年北宋轉入戰備防御階段之后。

后來的一些地方縣志偶有表述,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編印的《霸州志》記載:“引馬洞,楊延昭所治,始于州城中,通雄縣,每遇虜至,遣以出師多獲雋馬。”這樣的地方史志已是四五百年之后,雖然不無推測的成分,不過也至少表明在明代已經有神秘地道的出現,又大致推導出這樣的地道屬于軍事設施,不僅能防御,還可以主導出擊,俘獲寶馬。

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編印的《雄縣新志》中記載:“雄城中園通閣山門前一井,故老鄉傳霸州城內亦有井與此穴相通,宋初兩城守將計軍事遣使于穴中往返,外人不知也。”由此可見,在清朝末年,人們已經發現雄縣霸州的地道是相通的,該是一個很大的地下工事。人們不禁要問,難道宋遼的澶淵盟約真的是君子協定,雙方都在認真地踐約?在河北平原的宋遼兩國邊界上,以楊延昭(楊六郎)為代表的宋軍將領修筑了何種防御工事,盡管在史書上尚未查到,但在一些地方志中卻有所記載,民間更是有大量傳說印證著這樣的積極的軍事防御。從目前已有的資料推算,河北境內已發現的地道遺址橫跨雄縣、霸州、文安、永清、固安五縣(市),分布面積約1600平方公里。可以想見,這在當時是一項浩大的工程。也是一個大膽的舉措。然而,這樣大規模的工程卻隱沒在史書記載之外。

眾多專家勘察后表示,這些地道毫無疑問是作為軍事用途的,其結構及在地道內發現的物品都充分說明了這一點。比如水缸,平時儲水用,在戰時可以用來監聽地面敵人的動靜。1989年,來自全國各地的30多位專家匯集在一起,召開古戰道研討會。經過專家學者的多次論證,最終將古戰道定名為“宋遼邊關地道”。

著名的萬里長城從秦始皇時始建,后來歷朝歷代也都有修復,明朝又做了大規模建設,這道雄踞北部山區的城墻有效阻擊了敵人的鐵騎。如今,這道隱藏在冀中平原的“地下長城”,同樣顯示著它的巍峨壯觀,不能不說是人類建筑史上的一個奇跡。專家認為,冀中發現的古戰道填補了史書記載的空白,為我國軍事史上的重大發現,被譽為“歷史奇觀,地下長城”。

當然,關于古戰道仍有許多的謎團:這樣大規模的工程為什么沒有留下歷史記載?這么多建筑地道的青磚從何而來?這些地道究竟是誰所修建?這樣的防御有沒有經受實戰檢驗?站在古戰道邊,驚奇之余,我的疑惑卻越來越多。

從“三關”古鎮走進冀中平原,猶如邁進一道直抵歷史深處的大門,讓我們有著無限探究的欲望。此時,我站在冀中平原,燕趙大地繁花似錦,梨花綻白,桃花吐紅,在我的四面八方盡情綻放。以時間為坐標,我會想象千年前古鎮雄關的沉沉往事,自然也在憧憬今后雄安新區的無限輝煌。

詳細孟德明簡介

【作家簡介】孟德明,八十年代畢業于河北師范大學中文系。中國散文學會會員、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廊坊市散文學會會長、廊坊師院文學院客座教授。

        致力于冀中地區歷史文化研究和散文寫作。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藝報》《散文百家》《解放日報》《當代人》《歲月》《遼河》等發表作品300篇,《壺口:傾聽與傾訴》《從易水出發》等入選保定、鹽城、濟寧等多地高中語文試卷,多篇入選《我最喜愛的中國散文100篇》《全國報紙副刊年選》《人民日報2012年散文作品年選》《小品文選刊》等版本,獲全國第四屆冰心散文優秀獎。代表作有《奔跑的榆》《有柳依然》《葦淀上空有片云》《張嘎堵了誰家煙囪》等。其散文被稱為“新荷花淀寫作”,2014年3月29日廊坊師院文學院舉行作品研討會,著名作家、評論家韓小蕙、李曉虹、堯山壁、苗雨時等參加,活動消息在《人民日報》《文藝報》《光明日報》《河北日報》數十家媒體刊發。2016年,“新荷花淀寫作”研究由廊坊師院文學院申報被列入省社科基金項目。
    已出版詩集《孟德明現代漢詩選》《一地陽光》和散文作品集《在文化樹下喝茶》等。
更多孟德明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jingjinjichina@163.com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 浑源县| 托里县| 宜黄县| 开封县| 蓬安县| 泸定县| 滕州市| 石渠县| 永德县| 玉龙| 呈贡县| 名山县| 泰顺县| 正蓝旗| 宁明县| 清水县| 米泉市| 岳普湖县| 台湾省| 安阳县| 本溪| 扎鲁特旗| 克东县| 宜君县| 益阳市| 怀集县| 六安市| 河东区| 南陵县| 老河口市| 宿松县| 武隆县| 平顺县| 威海市| 聂荣县| 宝山区| 乌鲁木齐市| 康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