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被遺忘的抗日烈士馬勤修—尋找抗日英雄和走訪慘案遺址采寫活動
作者: 潘修德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7-6-19 10:57:02

        19405月抗日戰爭進行到艱苦急烈的時期,八路軍的129師又將先遣縱隊和筑先縱隊合編為新八旅,旅長張維翰就活動在平漢線以東地帶,永年縣的抗日形勢有了好轉。抗日軍民的斗志有了明顯的提高,積極參加抗日的各項活動,堅壁清野,破壞敵人的據點,破壞公路,抗拒交糧等等活動,配合我軍打擊敵人。

    永年縣的南橋村就處在日軍在永年總部廣府城的南面五里處,是日軍出城搶掠的南大門,也是第一站。更是我軍監視日寇的前沿陣地,是敵我雙方的必爭之地。

    馬銀臣是當時南橋村的村長,當時在我抗日軍政的政策宣講下,進步很快,接受抗日軍政的一切指令。他有三個兒子,大兒馬勤修、二兒馬守貴、三兒馬進修當時均已成人,接受抗日教育,思想提高很快,特別是三兒進修,血氣方剛,斗志昂揚,馬上就要去參軍抗日。

        193874日傍晚,129師政委鄧小平一行由太行到達冀南環水村,在村東的劉家臺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去南宮視察,聽說永年廣府古城沒放一搶一彈即被收復,便提出來永年視察工作。(摘自【廣府風云】121頁)

    馬進修知道了這個消息后,就給家人商量,要去南宮找八路軍參加抗日隊伍。由于他態度堅強,信心百倍,家里人都支持他,但南橋村距敵人窩點太近,不能明目張膽的前去,只能在夜里偷偷地奔往南宮八路軍的386旅陳賡旅長的抗日部隊。

    馬進修參加了八路軍后,他爹和倆個哥哥就對日本進村催糧要款的公事就軟磨硬抗起來,日本下達的任務沒有完成過,所以日本就對他們有了懷疑,暗地派人調查。親日分子把馬進修參加八路軍的事報告給日本總部,他們就派人把老村長馬銀臣捉到了日本憲兵隊。由于馬銀臣年老體弱,吃不住他們的拷打,同時他們還想利用這個沒人能頂替的老村長,所以扣了三天就給放出來了。

        1940516日,八路軍的23團攻克了南橋據點,邯臨公路永年段被破壞中斷了交通。日本人對此懷恨在心,對南橋的村長有了很大的懷疑。再加上日本總部對南橋村屢屢完不成他們下達的征糧要款任務,也是耿耿于懷,總想找個杈要治治這個“頑抗到底”  村莊。

    在一次下達摧糧要款的指示時,馬銀臣因外出沒有在家,馬勤修在家沒有招待他們,他們就以馬勤修慢待了日本皇軍為由要治馬勤修的罪。馬勤修是個正直的人,不吃他們的這一套,三言五語,話不投機,言語相撞,差點就要拳腳相加,他們就以馬勤修不是“良民” 為由被他們抓進了憲兵隊。

    在憲兵隊里,馬勤修剛正不曲,于日本鬼子舌搶唇戰,激怒了日本鬼子,他們對被抓去的“頑抗到底” 的人用盡了嚴刑拷打,但始終沒有從他嘴里吐出一個八路軍的字樣。(這是他在日本憲兵隊的一個難友,全國解放后來家說的。)

    日本憲兵用盡了他們的各種刑具,也沒有從馬勤修嘴里得出什么有價值的材料,反而把他們羞辱了一番,腦羞成怒的日本憲兵隊長決定將馬勤修一個牢房的12名所為的“頑抗到底” 分子,一起拉到廣府城北城墻根天王廟背后,全部被砍頭,12具尸體與頭顱分割,填到了一個坑子里。就這樣,一位爭強斗狠的鐵骨硬漢,死在了日寇的屠刀之下,至今也無人問津,可憐的抗日烈士,你被人們遺忘了,你什么時候才能出頭!

    馬勤修被日寇砍頭后,他的妻子領著十來歲的兒子馬壽昌,從廣府城的南門進去到北門往西拐,到天王廟背后就看到了那個大坑子,里邊有12具頭體分離的尸體,別說沒法辨認,就是能認出來,又有誰敢去認領的呢。

    馬勤修被殺后,留下馬壽昌孤兒寡母相依為命,過著艱苦難熬的日子。1943年是這里大災荒年,春天馬壽昌上樹捋些揄錢挎個大荊條籃子到廣府城去賣,日本人在城門站著崗,賣榆錢也要用搶上的刺刀往里挑一挑,看著沒什么東西,就用槍往脊梁后邊一拍,哈嘍一聲才叫過去,還得給他們點頭哈腰。

        1945年日本投降后,土匪頭子王澤民、許鐵英盤踞在廣府城,把城門一閉,阻斷了城鄉來往。八路軍在城外包圍,真正的農村包圍城市。馬守貴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擔起了農會主任,帶領村民斗地主分田地,馬壽昌也成了兒童團的副團長,經常給八路軍傳遞書信。全國解放后,他光榮的參加了中國共產黨,一直擔任著村里的支書和村長職務。直到因身體健康情況才退了下來。

    馬壽昌母親去世后,按照當地風俗,為了不讓母親再孤獨上墳,買了兩副棺材,其中他父親的那副棺材里是巧婦用紙剪了個假人,寫上馬勤修的名子一起埋葬于一個墓穴里,也算是合葬了。

    現在馬壽昌已90歲高齡,前幾天上級領導代領永年區第二醫院的醫生專門來為他進行了體撿,并告訴他:他的健康己由二醫院包了,今后再有病痛,就給區二院打電話,他們就馬上派車來接你。

    解放邯鄲時,馬進修已是386旅某連的指導員,他路過家時知道了大哥因為他參加八路軍而被日寇砍了頭感到非常的痛心和激動,當場表示:日本鬼子已被我們打敗投降了,現在是于國民黨反動派作戰,我一定要聽毛主席、黨中央的指示,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為我大哥及一切為了抗日戰爭而犧牲的烈士報仇,讓他們安眠于九泉之下。

    馬進修一直跟隨南下大軍解放了新鄉、安陽,過黃河挎長江,一直打到解放了全中國。

    后來的馬進修一直沒有和家里聯系,直到1966年文化丈革命開始后,紅衛兵小將互相串聯鬧革命時,他峰峰礦區的一個外甥是紅衛兵,串聯到了北京城,出于好奇,他到國防部去找他的舅舅馬進修。那里的同志告訴他,我們這里的軍干是師以上的才有備案,你冒然來查恐怕不好找到。外甥說:我舅就是師長(其實他也不知道他舅是啥官,更不知道還活著的沒有,只是一時興奮,又有紅衛兵袖章,方正到那里都是香泊泊。

    經過國防部仔細查找,還真的查到了馬進修,那時他已是福建前線某部司令員,因軍事秘密,地址不能外傳。外甥回來后,把情況給表哥馬壽昌說了,馬壽昌找到筆者給他寫了一封信,可能是軍事秘密,沒有回音。

        1971913日林彪事件發生后,馬進修是空12軍政治部主任,事件后調他去北京學習,去之前,他往家來過電報,說在北京開完會要回老家看看,還不知道今生能回幾次家呢。結果開完會,軍委直接把他們用飛機送回了廣州,至今也沒有聯系,現在也不知死活。馬壽昌還想通過這次查找抗日烈士活動,能于他的小叔馬進修取得聯系,這是侄兒馬壽昌的心愿。

                 河北省邯鄲市永年區廣府鎮南橋村   馬壽昌口述

                             永年區民俗文化研究會廣府分會副會長潘修德整理

詳細潘修德簡介

【潘修德簡介】潘修德,男,現年77歲,中共黨員,高中文化。《河北科技報》通訊員,《河北農民報》優秀通訊員,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會員,永年縣民俗文化研究社常務理事,洺州詩社常務理事,邯鄲市毛澤東思想學會會員,南橋毛澤東思想宣教中心名譽主任,南橋學校名譽校長。曾在河北科技報,河北農民報,洺州詩苑等刊報發表多篇文章及試作。攝影作品《穿針至老》獲河北省“善行河北,善美家風”主題活動二等獎。洺州詩社2015年度特別貢獻獎,現正在編寫紀實小說《小車》。

更多潘修德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jingjinjichina@163.com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 察哈| 呈贡县| 青冈县| 曲水县| 桑日县| 偃师市| 安福县| 红原县| 鞍山市| 信阳市| 自贡市| 二连浩特市| 重庆市| 绥德县| 晋中市| 周宁县| 江口县| 公主岭市| 南木林县| 南安市| 门头沟区| 吉隆县| 玛沁县| 咸阳市| 民和| 新昌县| 资兴市| 伊川县| 迁安市| 宁晋县| 龙山县| 宁陵县| 辽阳市| 平安县| 福鼎市| 邳州市| 通榆县| 定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