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韓詠華||以詩歌的名義【第六屆衡水湖詩歌節主題研討】
作者: 京津冀文化網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7-9-7 21:08:13

 【第六屆衡水湖詩歌節“生態建設戰略下的詩人與詩歌”主題研討】

 
韓詠華||以詩歌的名義
 
尊敬的各位同道,大家好。
        仲夏蟬鳴,草長鶯飛。我們以詩歌的名義,匯聚衡水湖畔。一陣芳香,一襲荷染,一身潔凈。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韓詠華,來自河北最北的大好河山張家口。張家口,又叫塞外山城。因為在與北京一起承辦2022年的北京冬奧會,又因為春節前夕也就是今年1月23-24日習主席親蒞奧運主會場張家口崇禮兩天,張家口成為炙手可熱的地域名詞。
        然而我想說的不是這些,我想說的是張家口陽原縣泥河灣是東方人類的發源地,也就是說遠古二百萬年前,這里開始有了亞洲乃至東半球的第一個人類。為什么?因為這里有豐沛的水源,有茂密的森林,有從藻類到魚類,到草原狼、納馬象、劍齒虎等多種與人類共生的朋友。也就是說,這里九千平方公里的泥河灣古湖給了逐水而居的生命以最妖嬈的滋養。那時候沒有語言,他們表達情感用咿呀呀的呼喚呼喊。那時候也沒有糧食,要生存下來,必須借助天然或者制造的工具與野獸斗爭,生吞活剝,茹毛飲血。這就是有了文字以后被稱作中國第一首詩歌,反映原始社會狩獵的詩歌《彈歌》所描述的“斷竹、續竹、飛土、逐宍”。
        我說了這么多,絕不是離題萬里的閑聊。恰恰相反,我在說“我們與環境”“環境與我們”本來就是伴生。或者說人類依仰自然界而寄生。從游牧到農耕,從漂泊到定居,陽光,水,土地,動植物離不開,我們也離不開。
        自古至今,自然與勞動,誕生了詩。詩人也從來沒有離開過賴以生存的生活環境。比如我們熟悉的很多山水詩,如——
        ◎東晉陶淵明《飲酒》“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唐. 《月下獨酌》李白“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唐.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唐.王之渙《登鸛雀樓》“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唐.王維《山居秋瞑》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難以想象,離開了花草樹葉,鳥鳴山澗,林海桃園;離開了湖光山色、宮苑莊園、青山綠水,詩人們還能不能寫出詩句。
        當然,我最喜歡的是那句:南宋詩人朱熹《觀書有感二首》問泉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誰能說這不是在說環境?誰能說這只是在說環境? 一首小詩,展現了形象意義,更蘊涵著思想意義。
        今年的“一帶一路峰會”在懷柔雁棲湖召開,這意味著湖光山水的優美環境是一個泱泱大國展示給世界的名片。我們所在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衡水湖,是衡水唯一能夠做大做強的一張靚麗的城市名片。
        詩人環境專家段昌群曾說過:“湖泊和人一樣,維持和促進湖泊擁有鮮活的生命,才能使湖泊具有自我維護、自我清潔、自我提升的水體質量,反之就會腐敗;而要湖泊生命力得到修復,就需要給這個生命體以休養生息的生態空間,不然,湖水自凈能力會因此下降,會失去了自我更新、吐故納新的必要空間。”衡水湖就這這樣一個缺乏自然補給,只能靠人工調水和自然降水的“靜水生態”。也就是說,沒有源頭活水啊!雖然75平方公里分開了核心區、緩沖區、試驗區、示范區,但是有限的空間,總難免被污染。段昌群說,水之于湖泊就如同血液之于人體,水臟就像人得了血液病會危及生命,而水少則更是直接剝奪湖泊的命脈。抽干了湖泊的水,就如同抽干了人的血,即使補上了人工引來的水,也只能起到人工輸血對人的功效,天然的生氣和生命的活力卻被破壞了。被污染的湖泊就像一位病人,而生存空間被剝奪的湖泊就像‘蝸居’的人群,能夠活命就算萬幸,要看到好的臉色幾乎不可能。”
        沒有活水,就沒有清泉湖水。沒有清泉湖水,更不會有詩人“天光”和“云影”“共徘徊”,深”而且“清”永不枯竭,永不陳腐,永不污濁的文學情懷。
        進入二十一世紀,霧霾成為困擾我國大部分城市的桎梏。“欲攬春色入自家,無可奈何成落花。”加上干旱、山體滑坡、水資源污染等自然災害,生態建設戰略的針對性越來越具體,亟待性越來越迫切。 濕地是大地的腎,森林是大地的肺。地球是我家,保護靠大家。花一草皆生命,一枝一葉總關情啊。
        我看過凈空法師講的《和諧拯救危機》。一只鴨子,出生六天就上了了餐桌。豬肉鴨肉牛肉羊肉,都是注水肉。芹菜油菜包心菜,全是泡過藥水的。白面大米是假的,連粉絲海帶木耳雞蛋全都有假的,我們還能相信誰?東北的轉基因蠶豆,有土豆那么大。種過土豆的地,連老鼠蟲子都失去了生育能力。難怪現在一些年輕人,跟老鼠蟲子一樣也失去了生育能力。請捫心自問,這到底害了誰?這是要自毀呀!
        2011年海嘯,無數生命瞬間被海浪吞噬,當時我寫了一首詩——《祭,心的海嘯》 轉身/ 熟悉的身影不再熟悉/陌生的世界更加陌生/我是帶著善良而來/請不要愚弄我的純真/
我是帶著真誠而來/請不要踐踏我的光明/心潮也會起伏如海嘯/淚水也會顫動如噴涌/軀殼游移的遍野/已經人畜難辨/迷失的還有你的來路/以及我的去路......
        我最喜歡的是約翰·鄧恩:《喪鐘為誰而鳴》沒有人能自全,沒有人是孤島, 每人都是大陸的一片, 要為本土應卯, 那便是一塊土地,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莊園, 不論是你的、還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沖走, 歐洲就要變小。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減少, 作為人類的一員, 我與生靈共老。喪鐘在為誰敲,我本茫然不曉,不為幽明永隔,它正為你哀悼。
        雖然說,保護環境,責無旁貸。我可以節約一滴水,可以節約一度電,可以拒絕轉基因,可以購買小排量的汽車等等。但是,我們不能阻擋龍卷風的襲擊,冰山的消融,海嘯的肆虐,火山的噴涌,地殼的裂變。同樣,我們也不要能遏制戰爭,鏟除海盜,融化隔閡,銷蝕仇恨。這些人類的罹難,靠文學的力量顯然有些蒼白。文學只能起文學的作用,就像政治,經濟一樣,也同樣解決不了地球的、人類的所有問題。
        此時此刻, 面對各位文壇詩壇各位方家,我感到深深慚愧。海子去了,臥夫去了,陳超去了,水至清則無魚。太純凈的詩心對接不了現實,太入迷的詩人甚至也拯救不了自己。面對當今自然人文環境,我又感到無比恐慌。地球還能堅持多久?人類還能堅持多久?
        然而,鐵凝曾說:在這個偉大的時代,文學不能缺席。我也想借用一下:在生態環境和人文環境的建設戰略中,詩人不能缺席。拿槍的是戰士,秉筆的也是戰士。既然自古至今,詩人從來沒有離開過環境。所以我來了,我以詩歌的名義來了,我帶著詩人的情懷來了。今天,明天,我都將與詩歌相隨,去抵達未來的未來,遠方的遠方......
 
 
 
詳細韓詠華簡介

 【作家簡介】韓詠華,女,1965年生人。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自幼愛好文學,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在全國發表作品,其作品多次在國家級、省、市級獲獎。《中國詩》簽約作家,《散文風》責任編輯,《長城文藝》簽約作家,《時代中國泥河灣》編輯,《燕趙文學》副總編。出版詩集《洗盡鉛華》散文集《心靈提速》童年回憶錄《故鄉的天空》史詩專輯《泥河灣三部曲》合輯《魂系泥河灣》。長期投入社會公益事業,慰問部隊、學校與養老院。其團隊資助貧困學生五十余人。成立張家口灝城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并舉辦“國學大講堂”和“泥河灣論壇”。201639日開始在泥河灣文化微信群舉辦公益講座。獲得張家口政府文藝振興一等獎、張家口市文藝振興特殊貢獻獎、張家口市五個一工程二等獎、三等獎等榮譽。自1999年致力于泥河灣文化的宣傳工作。并憑一己之力承辦七屆泥河灣文化節,在國內外產生重大影響。其中《神奇的泥河灣》刊登2007.6.4《人民日報.海外版》。2008年受臺灣文化團體邀請,赴臺灣參加由世界各地華人代表六萬人舉行的“中華民族聯合祭祖大典”。并宣傳泥河灣文化。是世界華人華僑聯會會命名的泥河灣文化代言人與泥河灣文化形象大使。

更多韓詠華專欄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jingjinjichina@163.com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 博野县| 昆明市| 汉源县| 塔河县| 长兴县| 晋江市| 菏泽市| 竹北市| 宝坻区| 永吉县| 曲麻莱县| 芷江| 日照市| 花垣县| 弥渡县| 溧阳市| 房产| 武威市| 嵊州市| 南投市| 定兴县| 达日县| 济宁市| 城市| 崇左市| 伊金霍洛旗| 沧源| 垦利县| 沐川县| 康定县| 基隆市| 保定市| 锡林郭勒盟| 屏东县| 长武县| 长岭县| 岫岩| 南部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