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銀行
廣告圖1 廣告圖2 廣告圖3 廣告圖4 廣告圖5
  • 1
  • 2
  • 3
  • 4
  • 5
報告文學 > 正文
難忘那場災難 ——寫在“七•一九”洪災一周年之際
作者: 趙志民   來源:京津冀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7-7-20 9:53:38

        2016719日,一場二十年來罕見的的大暴雨襲擊了河北邢臺。我的家鄉山村小云大地處邢臺西部山區,是受災最嚴重的村莊之一。這場洪災給我的家鄉帶來了沉重的災難。時至今日,災難已經過去整整一年,人們的生產、生活已經基本恢復了正常,但那場災難深深地留在我的記憶里。現在想起那場特大洪水災害,我仍然心有余悸。

洪災發生的時候,我并沒有在家,而是在北京打工。718日晚上11點多鐘,我還在上網,不經意間看到網友在群里轉發的一條邢臺市氣象局發的《重要氣象專報》,內容是19—20日邢臺市有入汛以來的的最強降雨,提醒各單位做好防御工作。在我的印象中,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重要氣象專報,我預感這次的降雨可能與眾不同。我的第一反應就是盡快把這個消息告訴家人,告訴家鄉的人們。可是時間太晚了,父母妻子肯定已經睡下,不方便給他們打電話。一直以來,我都不想在太晚的時候給家人打電話,怕深夜里的電話讓他們受到驚嚇。于是,我把這條氣象專報發到了我的QQ空間,發到妻子的QQ上,發到了我們村、我們鄉的QQ群,發給了能想到的所有親戚朋友,希望大家能第一時間知道這個消息。

第二天一大早,給我媽打電話得知,已經開始下雨了。雨很大,我叮囑她們不要管外面的東西,在家不要出去,注意安全。白天,在群里陸續看到有關雨情的消息。雨一直在下,沒有停,并且越下越大。中午時分,有人在群里發了一幅照片,肆虐的洪水沖塌了我丈人門前的擋土墻,上千立方的沙石涌到道路上,出村的道路被堵死了。

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神經都繃得緊緊的,都祈禱著雨早點兒停,可別再出大亂子。可是,雨并沒有停,陰暗的天空歇斯底里,雨水像在用盆子不停地從天上倒下來的。

晚上,大家聽著窗外的雨聲,還偶爾在群里發個冷幽默,讓大家別出去,外面雨大,群里安全,老老實實在群里呆著吧。萬萬沒想到,情況瞬間就發生了變化,災害突然發生了。有人發了一條消息,玉群家的房子被泥石流沖塌了,兩個兒子被埋在了房屋的廢墟中,雙雙殞命。玉群也被掩埋,萬幸的是他奮力爬了出來。719日的夜晚,整個村子都流淚了,大家都流淚了,都為兩個孩子感到惋惜,都在擔心玉群夫妻兩人,怕他們扛不住,怕他們被巨大的災難擊垮。在外地工作、求學的人也都在惦記著家鄉的安危,牽掛著親人的安危。我徹夜未眠。

雖然我沒有在家,但在這場巨大的洪災到來的時刻,我的心時時牽掛著我的家鄉,牽掛著親人。家鄉的通訊一度中斷,電力中斷,道路被沖毀,水庫被沖垮,飲水工程被破壞,果樹被沖走……看著家鄉傳來的一幅幅災害的照片,聽著一個個關于家鄉災情的消息,我夜不成寐,每天晚上十二點以后才能入睡,兩三點鐘又醒了。我翻來覆去地想想插上一雙翅膀,立刻飛回家鄉,和大家一起抵御這場特大洪災。給父母打電話詢問家里的受災情況,父母告訴我,家里沒什么事,只是山體滑坡,沖走幾十棵果樹,讓我別擔心。還讓我別回去,縣城通往村里的路已經斷了,回不去。女兒給我打電話,一邊打電話一邊哭,說栗子樹被沖走了,電線桿也沖沒了。我安慰女兒別害怕,我的鼻子卻不由自主地發酸了。

家家都受了災,家家都有損失,但是大家都來不及管自己家的事,因為和玉群家的災害相比,自家的那點兒損失都不算事。災難把大家緊緊地凝聚在一起,大家紛紛解囊相助,都想幫玉群一把,讓他們感受到來自鄉親們的溫暖,幫他們度過難關。村里人都給他們送來生活必需品,送來錢物。沒在家的人也想盡自己的一份力,做不了別的,就想給他們捐點錢。大家委托我收款,再由我轉給玉群夫婦。想不到,玉群家的事通過網絡快速傳播,捐款的范圍不斷擴大,北京、天津、廣東、浙江、甘肅等地的一筆筆愛心捐款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不斷地打到我的QQ、微信、支付寶賬號上。看到來自全國各地素不相識的愛心人士的一筆筆捐款,我總忍不住熱淚盈眶。

我們村嫁出去的閨女趙秋梅除了給玉群捐款,還自己花錢給村里做了抗洪救災的宣傳條幅:“同甘苦,共患難,干群團結渡難關”;“戰勝洪災,克服困難,重建美好幸福家園”;“眾志成城,生產自救,重建家園”。她雖然已經嫁出去十多年了,可在她心里,小云大村永遠都是她的家鄉。

災害發生后的第十天,我帶著我收到的捐款和廣大愛心人士的心意回到了家鄉。看望了玉群夫婦,轉交了捐款,轉達了來自全國各地的關懷,見到他們那一刻,我忍不住哭了出來,他們太可憐了。

看望了玉群,我迫不及待地去看我可愛的家鄉。原本不太富裕但風景秀美的小山村變得千瘡百孔,良田、山場變成了亂石灘,隨處可見洪水襲擊過的痕跡。翠綠的山坡上隨處可見泥石流、滑坡留下的痕跡,像是人體上的一個個瘡疤。好多大樹被連根拔起,小北灣的一棵大核桃樹不知道被沖到那里去了。河溝里已經沒什么水,只剩下滿河溝的亂石。我家的山場發生滑坡的地方露出了白花花的巖石,好幾十棵樹沒有了。舅舅家的蘋果園隨處可見山體滑坡,不知道有多少棵蘋果樹被沖走或者被掩埋。飲水池被沖,水管被毀,半山坡上是臨時接通的飲水管。黃草煙的水庫被洪水撕開一道口子,水庫下的玉米田也被沖走半邊。騎摩托車沿著村里的公路向山上走,十幾里的道路要么路基坍塌,要么路上方山體滑坡,大約三分之一的道路被破壞。來到葛節洼,南坡整個山洼的梯田全部被沖毀,地里栽下三四個年頭的核桃樹也幾乎全部被沖走,如果沒有這場洪災,核桃樹馬上就要掛果了……面對滿目瘡痍,我的心又一次流淚了。

洪災過去一年了,當時來村里采訪過我的的報社記者又給我發消息,向我詢問村里災后重建的情況,打聽玉群現在怎么樣。他沒有忘記他曾經采訪、報道過的受災山村小云大,他一直惦記著村里的人。我告訴他,玉群很堅強,現在生活的很好。村里被摧毀的水庫、飲水工程已經重建,其他水庫也進行了加固。一部分被破壞的道路已經修復,并在原有基礎上加寬、硬化,成為小云大村的大美公路,一部分還在修復中。小云大村一定會越來越好。我非常感謝報社記者對我們村的關注,感謝支持幫助過我們村的愛心人士,感謝所有為災區建設做出貢獻的人們。

 

【作者簡介】趙志民,七十后,出生于河北邢臺太行山深處的小山村。在小山村長大的我,熱愛家鄉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熱愛生活,喜歡讀書,愛好寫作、攝影。2008年在河北省新春聯征集活動中獲優秀獎。《花椒樹下的記憶》《情系小人書》《情系寫春聯》《家鄉的美味,母親的年糕》等多篇作品在《牛城晚報》《北方農村》和京津冀文化網發表。

more獨家報道
more文化資訊
more人物訪談
more文化產業
more文藝評論
more略聯盟
more情鏈接
主辦單位:河北省民俗文化協會
技術支持:承德市文墨苑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投稿郵箱:jingjinjichina@163.com    辦公QQ:185067821
版權所有:京津冀文化網     冀ICP備13006836號-2
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 秭归县| 乌鲁木齐县| 石台县| 扎囊县| 镇平县| 汪清县| 西贡区| 卢氏县| 桦南县| 宜阳县| 塘沽区| 平谷区| 永康市| 尼勒克县| 丹凤县| 大田县| 黑山县| 德格县| 吉木萨尔县| 蓬安县| 云南省| 邹平县| 连平县| 定兴县| 阳城县| 通榆县| 拉萨市| 龙南县| 元朗区| 建宁县| 曲松县| 浮梁县| 巩留县| 昭平县| 清新县| 道孚县| 泰安市| 泽州县|